專題報道

史占華:縱情世界第一穿

發布時間:2005-10-14 11:42:43 最后更新:2018-09-14 12:41:19 瀏覽次數:1130

片花:說他身價過億,卻沒有香車洋房,一直住在以前單位分的50平米的公寓,開著10多年前生產的方臉兒捷達;

說他關心孩子,把兒子送去英國讀書,卻說不出兒子在哪個城市,更不用說上哪所大學、學什么專業;

說他只醉心于鉆研技術,卻也難免一時手癢舞文弄墨,公司里發行了他給員工編寫的《老板心聲》,工地上的碎紙片也許就記錄了他某時的感慨萬千……

他,就是廊坊華元機電工程有限公司總經理史占華

紀春:大家都說您是一個大忙人!特別是2005年7月15日零點,舟山海底管道穿越成功的那一刻起,您就一直沒有閑下來。其實這一“穿”帶給您的何止是一個“忙”字,而是從此在圈兒里,您的名字和“世界第一穿”就緊緊地連在一起了。請您先告訴我們舟山海底管道穿越為什么被稱為是“世界第一穿”?

史占華:這個工程是國家重點工程,它整個的配套工程大概是十幾個億。舟山海底管道穿越被稱為是“世界第一穿”,一個是因為穿越距離比較長,目前在世界上是最長的,2350米;另外,地質條件也是最復雜的,因為它要穿越山體,終點是灘涂,中間還有礫石,所以穿越起來風險特別大,所以被稱為是“世界第一穿”!

紀春:難度非常大,但這個“世界第一穿”又不得不成功!因為我們知道,如果不成功,價值數十億的輸油管線、輸油設施怎么辦?后果不堪設想。為什么這個項目只許成功,不許失敗?

史占華:因為這個項目是個系統工稱。配套工程,包括碼頭、中轉油庫幾乎都建完了,就剩這段海溝。這段海溝可以說是這個工程“卡脖子”的部分。如果穿越不過去,那么其他的一些設施怎么辦,還會涉及到整個工程設計的重新修整。這就逼著你只許成功,不許失敗。如果不成功,那國家的損失就太大了,而不是我個人的事兒。

紀春:輸不起啊!接下這個項目的過程也是非常具有戲劇性的。聽說在接觸到這個“卡脖子”工程之后,國際國內的一些大公司都敗下陣來,紛紛撤走。就在這樣一個特殊的時刻,您非常自信地對身邊的人說,是時候了,他們該來找我了,而且您早就做好了準備。

史占華:這個行業比較特殊,圈兒比較小,大家都是知己知彼吧。我自己比較有自信,我們公司在這個領域還是很有實力的。這個工程是很復雜的,如果你在工程機械方面不具備方方面面的優勢,是很難拿下這個項目的。這也是個國際招標項目,外國人的、中國人的工程設計方案,我也大致都了解,看過之后,我感覺他們是很難成功的。所以,我估計他們做不成之后,可能會找到我。

紀春:其實先前您并沒有中標,但是您的設備都停在離這個項目不遠的地方,做好了準備。您剛才已經告訴我們了,為什么舟山海底管道穿越被稱為是“世界第一穿”,難度非常大,其實很多人也都知道。在真正地施工過程當中,大小難題時時刻刻都會遇到,什么時刻對您來說是最難的?面對這個難題,您是怎么解決的?

史占華:應該說整個過程都比較難,我接手的時候就知道這個項目很難。做到中間覺得更難,簡直是寸步難行,那時候鉆機發出的聲音如同哀嚎一樣,一根鉆桿下去,幾個鐘頭都不動,拉回來一看,合金的鉆頭都磨沒了。難,太難了!工程進入沖刺階段,如果發生鉆桿斷裂整個工程將毀于一旦,無法補救,以至于工程后期,我晚上睡覺不敢關燈,生怕睡實,每兩個小時就要打一個電話到工地,隨時詢問進度、監督參數,工程結束后很長一段時間,我夢里還經常出現鉆頭無法推進,管子不能回拖的情景。每天面對的都是不同問題,你絞盡腦汁處理完一個,還不知道后面還會有什么麻煩。

紀春:據我所知,您在這個項目中,親任總指揮,親自掛帥。自己坐在鐵皮搭成的簡陋的控制室里,極目遠眺,天灰水暗,細雨蒙蒙,遙望海島上的山頂在云端忽隱忽現,擔心著“前途未卜”的管道穿越,心情沉重,您還把感慨順手寫在一塊廢紙上,您是怎么寫的?

史占華:在經歷工程當中一些特別大的難點的時候,就會感覺到特別無助。也經常問自己,到底什么時候才是個頭啊?當時就寫下這么幾句:天地之間我最難,幾經絕路又釋然。明知天路云端險,還要登高攬眾山。其實也是一種無奈,一種情感的抒發吧。你想,當工程遇到難處了,我又不能和施工的工人們去說,怕動搖了“軍心”啊!

紀春:天地之間我最難,幾經絕路又釋然。明知天路云端險,還要登高攬眾山。歷經千辛萬苦,工程終于獲得成功,人們都為此歡呼雀躍,為您感到高興。您自己為了這個工程也付出了很大的代價。您當時還帶傷,在現場做總指揮?

史占華:是的。當時我的腳在施工過程中摔斷了,是在工程接近尾聲的時候。醫生當時說趕快住院吧,你想,這么關鍵的時刻,我怎么放得下?其實,當時在我看來,生命已經不是那么重要了,工程的成功是最重要的。現在我的腳骨頭沒長好,走起路來,還有點瘸。

紀春:要想獲得事業的成功,就要全情付出!但是既然付出了這么多,我們也應該有一些回報吧。業主方要給您追加一些工程款的時候,您卻拒絕了。為什么?

史占華:這還是因為我自己有我自己做人的準則吧。

紀春:剛才我們領略到的是您在“世界第一穿”當中的風采。和您接觸過的人都能感覺到,您的氣質是沉穩低調平和的,但在事業中您卻特別能夠打硬仗,這又似乎說明您性格當中還應該有很強硬的一面?

史占華:實際是這樣。我做什么事情都有一種刻苦勁兒。我接手的項目沒有一個出過問題。

紀春:我們再來說說您年輕時候的經歷,大學畢業之后,就到國家機關工作,當時您特別好學。

史占華:其實當時我的想法也是很樸素的,就覺得,這輩子要是沒學到東西,挺遺憾的,不能混下去。

紀春:您還給自己制定了周密的學習計劃,還聽說,您那個時候,為了學習,經常翻墻頭?

史占華:那個時候,我們研究院每天晚上11點關大門,我一般都是12點才回宿舍。有時候,跳不好,圍墻的柵欄就把衣服背后給穿透了。那個年代,一件衣服是很貴的。每月工資才30多塊錢,一件衣服就20多。我覺得,特別是人在年輕的時候,如果不刻苦學習,到老了會很后悔的。時光不能荒廢!

紀春:在1985年的時候,您去了一趟美國,那次考察對您的觸動非常大。

史占華:對,我去美國考察定貨,國家給了800萬美元,我就用了279萬,應該說做得很不錯。那個時候,美國公司也想挖我過去,但我感覺,“子不嫌母丑”,祖國雖然在科技經濟方面相對落后,我也還是要回國,為我的祖國服務。

紀春:您自己創業是在1990年,當時是一個什么樣的背景?

史占華:我比較喜歡搞業務,但當時的環境對我有一些約束,感覺自己有很多能力不能施展,經過深思熟慮之后,我決定還是走自己的路。在機械工程方面我都做了很多的嘗試,也獲得了很多的突破,也給這個市場帶來了更多的生機。

紀春:不甘平庸,不服輸!您是白手起家,赤手空拳,全靠自己打拼出來的。

史占華:我這個人比較喜歡搞技術,剛開始攤子很小的,連買辦公家具的錢都沒有。剛開始搞設計,做產品,后來做工程,也不斷地調整自己的方向,根據市場的情況調整自己的產品。

紀春:您做過很多的項目和產品,從來都沒有失敗過?

史占華:對了。主要是因為平時自己的知識和經驗積累。

紀春:您特別熱愛這個行業,這也是您在這個行業能鉆研下去的原因。

史占華:我小時候就特別喜歡動手做些什么,修鎖、配鑰匙,我都能干。

紀春:您是一個特別愛鉆研的人!這一點不僅僅反映在您在事業的追求上,也反映在生活當中。1997年的時候,您得了一場大病,為了治病,您還自己給自己定方案?

史占華:我很不服輸。當時得病是因為自己工作太勞累了,連續發燒幾天,腎就出問題了,高燒、高血壓、高血尿、高尿蛋白,預計一個星期左右就要尿毒癥了。大夫認為治愈的可能性已經不大,也讓我安排安排后事什么的。我感覺,自己還有很多事兒沒做,還想繼續活下去。我就讓我的同事給我買了不少的書,自己翻書,自己救自己,自己定治療方案。后來自己還奇跡般地痊愈了。

紀春:真是個奇跡啊!現在我們再和史總聊聊財富話題。都說史總是一個“愛才如命”的人,不過這個才是“人才”的“才”。怎么來理解?

史占華:我體會特別深!要做好一個項目,人才是最重要的。一個企業要發展,人才很關鍵。看到自己的身邊有能干的人才,心里特別地欣慰。我也總感覺到人才稀缺。人才對企業,對社會,對國家太重要了。

紀春:再來說說您的生活,現在事業發展了,也有了一些錢了,但您還住在50平方米的房子里,生活水平還不如您公司里的部門經理。前段時間您給自己開的是2000元的工資,現在總算是漲了,達到5000元。

史占華:我從小在農村長大,吃苦也吃慣了,在生活上沒有太多的奢求。反而是搞技術研究的時候,特別有滿足感,也是一種陶醉,一種幸福!對社會有貢獻,我也有一種成就感。其實把錢用在發展事業上,我認為更值得!

紀春:對于生活的態度您是非常樸素的。但為了發展事業,您是很舍得的。

史占華:是啊!企業面臨著生存和發展,要收購兼并,沒錢是不行的。我也總感覺到錢不夠用。

紀春:您在企業發展上用的錢多,但在個人生活上卻非常節儉。您就是這樣對待財富的。感謝史總做客《財富人生》!


在線客服 華元機電
客服電話
  • 0316-6080020
沙巴体育官方投注官网 河北时时技巧大全 排列三开奖号166前后关系 pk10赛车走势图教学 58w同城棋牌游戏中心 广东时时开结果 体彩2o选5开奖 超级大乐透复式机选 江西时时走势 15选5开奖 2019重庆时时开奖时间 捕鱼游戏机配件 北京pk计划软件破解 3d真人网页游戏 新加坡时时彩官网 四川时时官方网站 重庆时时彩微信赌博群